夢向 / 刀女審 / OOC注目
➨ 大俱利伽羅×女審 / 陸奧守友情向客串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〈1111〉




  陸奧守吉行曾經以為,那款名為Pocky的現世零食都是這麼難吃的……新時代的人口味真奇怪。
  直到某次他逛街,恰好碰上零食部特惠速銷Pocky的活動,接到以粉紅色愛心背景設計的宣傳單張……

  腦袋裡的燈泡這刻才終於亮著,神經線如光纖運轉。他回想起好久以前,審神者提出跟他玩那個所謂Pocky挑戰這件事……
  他遲鈍到今天才讀懂她的意思。

  雖然,無論在哪個時間點,他交給她的答案依舊一樣。
  他希望她心中的藍天永遠放晴,喜歡聽到她豪邁爽朗的大笑。——可是並不是以戀人的身份。

  況且憑自己老是不通氣而惹怒她的能耐,也絕對不適任戀人吧。懂得寵她哄她的傢伙,另有其人嘛。
  一面這麼想著的他,一面挑了一盒櫃台正妹極力推薦的草莓牛奶口味Pocky。



  「喲,大姐的夫君!」

  聽到這一聲呼喚的大俱利伽羅,反射性地轉頭看向來人。

  「咱買了個好東西,送給你和大姐ㄧㄡ!」陸奧守吉行把那盒外表紅粉菲菲的Pocky塞到黑皮打刀的手裡。「這東西有助增進你們的感情啦,咱告訴你喔,原來現在流行這個Pocky遊戲……」

  大俱利以冷漠、孤疑的神色睨視對方,然而初始刀先生一點也沒退卻,帶著笑容講解了遊戲流程一遍,最後還沒心沒肺的補充了一句「大姐追咱的時候也用過這個遊戲喔」……

  無怪乎大俱利的臉色沉了兩分,但陸奧守那副君子坦蕩無不可言的直率態度,又教人無從究詰。
  最後,他只說:「多管閒事。我跟她怎麼相處,不用你操心。」

  陸奧守聞言,先哈哈笑了兩聲,再道:「知道知道,咱看你對她的確是不錯ㄌ。不過,咱還是得跟你挑明講唄。」
  他的眼神變得認真,語氣仍然開朗,但添了一層肅穆。
  「她是咱重要的家人,你要是哪天敢欺負她,咱也會教訓你喔。」

  大俱利迎上他的目光,一貫的沉默 + 面無表情。
  陸奧守不禁想,該不會嚴肅過頭嚇到他了吧,可是他倒不像這麼畏縮的人惹?

  「嘿,好啦好啦,別緊張。」他拍拍眼前人的肩:「不礙你了,你回去找大姐吧。」

  在陸奧守抽身邁步的當下,寡言的打刀卻喊了一聲「喂」。於是他又轉過頭來,等待對方開口。

  「……以後她再問你能不能摸胸的話,別讓她摸了。」



* *



  他叼著一根草莓牛奶Pocky,沾上巧克力的一端向著她,意圖極為明顯。

  審神者先是錯愕,隨即輕笑出聲,笑得像風撫過鈴鐺。
  柔和似水的表情中,漾起一絲惡作劇的漣漪。她伸手,折斷他咬在外頭的大半根餅乾條,直接把巧克力條送進嘴裡。

  她看著他,眉眼裡的笑意源源滿瀉:「誰教你的,這個鬼主意。」

  得不到想要的反應,男人吞嚥的同時喉間迸出一聲代表不滿的悶哼。他無視女子的提問,反正本來就不打算回答,將她摟進懷裡就吻下去。
  吻得不深,但足以在他唇上印下她的紫色唇彩。

  「這個對你來說還是太甜了吧……」她熟知他的口味,想了想:「明天去買別的口味給你,原味百力滋行嗎?」
  「好,要買就多買一點,試試不同口味。」

  聽出了他的話中話,她瞪眼呶嘴,拍拍他的臉頰,但似撒嬌多於害羞。
  他死心不息,又抽出了一根Pocky:「今天剛好想吃點甜的。」

  這次,她不再捉弄他了,乖乖跟他一人一邊吃掉餅乾棒。香濃的草莓牛奶口味的吻,一浪接一浪,把理智瞬間淹沒。

  等到終於回過神來,才發現啊怎麼又跟她 / 他躺在床上了。那個靜靜仰臥在桌子上的Pocky盒子,很好地完成了將它送來的人賦予的使命。




-1-
22/11/2020


留言

    發表留言

    (編輯留言・刪除時に必要)
    (只對管理員顯示)

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