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城市裡的扮工小日常 (01)


➤ 辦公室現paro,夢腐雙開
➤ 長船光忠(燭台切光忠)× 長谷部國重(壓切長谷部)
➤ 廣光俱利(大俱利伽羅)× 腐女子OL
➤ 角色名字是擲骰決定的,覺得奇怪別問作者為甚麼(幹)




===============





〈City Light〉



  隨著夜色漸漸浸染天空,商業大廈的燈火逐盞熄滅。只餘零星的幾格窗戶仍亮著,與昏黃的街燈相映。

  只剩半邊燈光的辦公室內,點擊鍵盤的聲音,一下一下地敲進寂靜的空氣中。
  長谷部國重端坐在電腦前,神情無比專注。

  忽然,胃部一陣抽搐,鍵盤上的雙手停止了工作。左手按在腹部上,右手則移到抽屜的把手,拉開。
  他摸出一盒U牌胃藥,掀開卻發現藥盒裡空空如也。算了,反正只差一點點就完成報告了……咬咬牙,忍一忍就好。

  他重新坐正之際,背靠上了一股安穩溫厚的氣息。抬頭,對上了一張熟悉的帥氣臉孔。
  站在背後的男人說:「你果然還在。」

  「長船部長……」
  「辦公時間已過,叫名字就好。」
  「呃、光忠。」長谷部看著男人坐到旁邊的位置,「不是說你面見完客戶,直接回去就好了?」
  「你認為我會放著你一個自己回家?」長船部長輕嘆,並向他遞上了一個保溫瓶。「來,喝點熱湯暖暖胃。」

  可是,長谷部國重有自己的堅持,工作永遠是他的第一順位之一。他瞥向電腦屏幕上的檔案:「等一下,給我十五分鐘就好。」
  另一邊廂,長船光忠亦有絕不退讓。他的聲線一沉:「長谷部課長,員工的身體健康也是公司的重要資源,請您好好珍惜。」

  當光忠不是直呼其名,還用上辦公時的命令式口吻和態度對他說話——長谷部知道這是他生氣的表現。
  最終,只能是作為下屬的長谷部屈服:「我知道了。」

  打開保溫瓶,一陣熱香陶冶心神。由豆腐、蕃茄和胡蘿蔔熬成的湯,既能裹腹,又不會讓餓痛了的胃增加負擔。
  只是簡單的食材,經由光忠的巧手烹調炮製,都會變成讓人一試難忘的美味。長谷部一直認為,這傢伙不當白領就該去做廚師,而且屬於米O蓮三星餐店的。

  在長谷部喝湯的同時,光忠把電腦裡的檔案存到USB裡:「報告我就收下了。」
  「可是還有總結的部份……」
  「還餓嗎?回去再給你煮點甚麼?」在慘白的辦公室燈管下,燦金的眼眸裡閃爍著融融溫柔,再孤單的夜都會被照亮。「還是你想直接洗澡休息了?」

  被如此凝視著的長谷部,趕在臉頰發熱前稍微別過視線。
  只有長船光忠,能降服長谷部心裡那頭工作狂猛獸。

  最後一格燈光終於關上,從大廈步出的一對身影,經過那排迷濛的街燈走往停車場,影子被裁得很長很長。



—————



〈Block〉



  「等一下,領帶。」
  走道上長船部長叫住了長谷部課長,然後幫他整理衣領的一幕,足以供給牧野澄一天的動力,比咖啡更提神。

  金睛火眼橫跨兩排座位,牢牢地固定在那兩位正在放閃的帥哥身上。
  可惜下一秒,這一幕就被橫闖過來的黑影遮蔽。

  「妳昨天說待整理的資料,都在這。」擋在眼前、比她高大半個頭的黝黑膚色男人,木無表情地抬住數份文件夾。
  「行行行,你先放桌上就好啦。」她趕探頭張望,然而,這傢伙偏要跟隨她視線的角度調整站姿,她看哪就礙哪。

  她忍不住離開椅子,可是一看方才的位置,人果然都已經離開了。
  她氣惱地回頭,一屁股壓到椅子上的同時,怒瞪兼咬牙切齒地向旁邊的男人低吼:「廣光俱利你是故意的吧!」

  這刻他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——就是牧野澄左邊的位置。
  「是又怎樣?」

  她恨不得一拳砸到他的腹肌上。
  無奈身處辦公室內,她只能用念力洩忿。可惡,瞧我怎麼把你這個死面癱黑皮FF成小受,總受,讓男同事們輪著上……



—————



【男女主的簡單設定】



牧野澄

➤ 腐女子一名,也會雜食。比起自己談戀愛,看別人的戀情修成正果(尤其是帥哥之間)更高興。
➤ 廣光俱利入職時,她受男神光忠拜託過請好好指導這位新人,所以她硬著頭皮與他交流。
➤ 相處一段時間後,牧野澄成為了全公司跟廣光關係最密切的女同事(ry,氣氛微妙。
➤ 作為前輩,她對他的工作能力給予肯定,亦不插手他的人際事務,必要時也曾為他挺身而出。
➤ 與其他女同事閒聊時,得知廣光也深受不少女同事仰慕,衝擊得差點一口奶茶噴出來:「那個面癱又兇巴巴的傢伙有甚麼吸引啦?」
➤ 內心深處的理想對象,是一個能夠尊重、不干涉自己腐向喜好的男生,但不抱期望會遇到。


廣光俱利

➤ 跟長船光忠相識已久,也是經光忠介紹而入職的。傳言曾是不良少年,但無從證實。
➤ 沉默、不苟言笑、面癱,自言不喜歡與人打好關係,但如果是工作相關的話還是會盡力做好。
➤ 在不知不覺之間,留意起鄰坐的牧野澄,甚至發現了她是腐女子,成為了少數知道她秘密(?)的人。
➤ 不爽她老是花癡光忠,但被她解讀成「礙著她嗑CP」,在內心無數次吐槽她「怎麼會有這麼不走心的女人」。
➤ 儘管如此,倒是一直默默記住了她的喜好、愛吃的甜點和飲品口味,也會注意到她的心情。



—————

02/12/2020



===============



燭壓切就……好……(安祥躺)
雖然日壓切我也ok……在想要不要讓號叔以前男友的身份登場……(喂)


留言

    發表留言

    (編輯留言・刪除時に必要)
    (只對管理員顯示)

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