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向 / 大俱利×女審 / 藥研×女審
➨ 例行提醒OOC注意




==========



〈大雪〉


* *



  雪漫漫而下,飄著山茶花的冷香。
  審神者很怕冷。偏偏,她喜歡在觀景台上看雪景,毛毯成為了必須的配備。

  大俱利伽羅站在她身旁。她在看雪,看雪落在玄色的屋檐,落在凝結成冰的荷塘,落在纖瘦的枝椏尖。

  亟目所及,無處不鍍上了一層霜白。
  而他眼中的風景,只有她。

  她並沒有遺忘陪著她的打刀。回眸一笑,她輕輕握起他的手,卻隨即皺起了眉頭。

  女性涼涼的手,摩娑著粗糙的大掌:「阿龍你好冷,衣服穿夠嗎?為甚麼比我還冷呢?」
  他淡然應道:「可能因為我本來是刀。」

  兩秒載入,她才喔了一聲,解讀到他的意思。
  「可是,你現在這身體是人呀!這樣不行。」她脫下身上的毛毯蓋到他身上。

  他面不改容,一手扣住她的腕,將她牢牢地裹到懷裡,一起包覆在毛毯下。
  厚實的嗓音灑在她髮頂:「這樣比較暖。」


* *



  積雪愈來愈厚,臘梅的芬芳也被寒流淹沒。
  即使緊緊鎖上了門窗、披上了毛毯,冷風如陰險的手裡劍,仍能找到空隙鑽進室內、衣襟內,叫她混身一抖。

  在她吸著鼻子、拿出鼻炎藥的同時,藥研藤四郎捧著一壺熱花茶來找她。
  「大將,花粉症又發作了嗎?」
  「天氣冷,沒辦法,也習慣了。」她急不及待地圈住散發白煙的杯緣暖手,花茶香氤氳她的微笑:「還好今天不算嚴重,放心。」

  他清楚她的身體狀況,一絲冷風也能令她受涼。誇張起來,她就算吃過了藥,仍避免不了一整天不停打噴嚔流鼻水,連眼睛也紅腫發癢。

  她自嘲那模樣很醜,像極了一團人面魚。藥研並不覺得好笑,看著他的大將那麼辛苦的樣子,他心裡只有難受。
  他坐到她身旁,把身形相若的她抱住。

  「等等、藥研你這樣……」
  「雖然我是短刀,可是比一些身軀大的刀都要暖啊。」

  他說得沒錯。他的體溫緊貼著她,比某人抱著她的時候更暖。瑟瑟的鼻子也開始舒緩了。
  這叫她怎麼抗拒呢……因為真的好溫暖、好舒適呀……


* *



  大俱利伽羅扯出本體就揮過去,釋出的殺意比暴風雪的冷更刺人骨髓。
  短刀的反應自不會輸,藥研藤四郎避過的同時,不忘先護住懷中的女孩,再拔出本體備戰,整套動作一氣呵成。

  兩個男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開口。
  「放開她。」 「你冷靜點。」

  「別老是趁我走開的時候騷擾我老婆!」
  「你剛才這樣很容易誤傷到她。」
  「所以我叫你放開她!」
  「你不先放下刀,怎叫人放心!」

  比起冷,審神者此刻最強烈的感覺的是頭痛。
  「(掙脫退開)你倆要單挑請到本丸外,打完才好回來。」沒良心der審。



* *
08/12/2020


留言

    發表留言

    (編輯留言・刪除時に必要)
    (只對管理員顯示)



    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