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向 / 大俱利×女審 / 藥研×女審
➨ 例行提醒OOC注意




==========



〈大雪〉


* *



  雪漫漫而下,飄著山茶花的冷香。
  審神者很怕冷。偏偏,她喜歡在觀景台上看雪景,毛毯成為了必須的配備。

  大俱利伽羅站在她身旁。她在看雪,看雪落在玄色的屋檐,落在凝結成冰的荷塘,落在纖瘦的枝椏尖。

  亟目所及,無處不鍍上了一層霜白。
  而他眼中的風景,只有她。
[ 繼續閲讀 ]


大城市裡的扮工小日常 (01)


➤ 辦公室現paro,夢腐雙開
➤ 長船光忠(燭台切光忠)× 長谷部國重(壓切長谷部)
➤ 廣光俱利(大俱利伽羅)× 腐女子OL
➤ 角色名字是擲骰決定的,覺得奇怪別問作者為甚麼(幹)




===============


[ 繼續閲讀 ]


➻ 贈予隔壁家同僚桂己的文。
夢向 / 山姥切長義×女審 / 審有形象和名字
➻ 關鍵詞:破舊的辦公桌、淡色窗幔、捉弄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這夜,就算問意外助攻的風,風也無法猜透他的行為到底出於曖昧,抑或心血來潮想捉弄她。

  因為他總是藏得很深很深。
[ 繼續閲讀 ]


夢向 / 刀女審 / OOC注目
➨ 大俱利伽羅×女審 / 陸奧守友情向客串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〈1111〉




  陸奧守吉行曾經以為,那款名為Pocky的現世零食都是這麼難吃的……新時代的人口味真奇怪。
  直到某次他逛街,恰好碰上零食部特惠速銷Pocky的活動,接到以粉紅色愛心背景設計的宣傳單張……
[ 繼續閲讀 ]


夢向 / 刀女審 / 俱利審
⫸ OOC maybe / 形象崩壞注意
⫸ 粟田口舉家同樂客串
⫸ 鳴謝隔壁家同僚出鏡客個小串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題序導讀:

  今天是粟田口家小學雞郊遊同樂日,審神者覺得很好玩就跟過去湊熱鬧,附帶一個沒有興趣但放不下老婆的跟得先生大俱利。
  但重點並非描寫粟田口家族多麼溫馨和諧就是了,而是俱利審亂入別人家庭聚會放閃(該被燒)
[ 繼續閲讀 ]


↪ 大俱利伽羅 / 刀帳日二連發 / 刀女審 / 夢向 / 俱利審
↪ 電波 / OOC邊緣
↪ 歡迎地球人、火星人、院友、同擔同嫁亂入關愛




===============



〈極地審暨山頭院友需要善長人翁關愛〉
[ 繼續閲讀 ]


夢向 / 刀女審 / 俱利審 / 藥審擦邊球
➤ 小亂娘娘傾情主演 / 粟田口兄弟合演
➤ 自家本丸個體差OOC畫風清奇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|| 身為兄弟,兵役是終生制的。 ||





  「嗚好痛痛喔……。・゚・(つд`゚)・゚・」
  藥研藤四郎摸摸那一頭柔順亮澤的金髮:「怎麼了?」

  「人家還有傷在身,痛喔!QQ」
  亂藤四郎伸出裙子下的美腳,展示大腿上有兩處貼了兔兔ok繃的小傷口。
[ 繼續閲讀 ]


👟 018.




  矮矮的花槽斜壆上,輾過滑輪轉動與摩擦的聲音。

  前方十字小徑上,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男孩正要橫過,從右方高速奔馳而至的滑板令他緊急站定。滑板男倏地一躍,黑影擋住了男孩面前的日光。男孩來不及捕捉踏在滑板上的少年的面容,只有其鴨舌帽下幾縷隨風飄揚的金髮,閃爍著刻進了印象之中。

  滑板跨過了台階,精準地落到對面花槽的石壆。男孩呆呆地目送著那背影風馳走遠,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。倒是坐在一旁的長椅上的阿姨似乎受了驚,怔了一下開始嘮叨這行為有多危險。

  黑影在保安亭旁呼嘯而過,半瞌著眼皮的公園保安員乍地驚醒。半懞地跑出更亭,卻見滑板少年張開雙手如巨鵬展翅,從壆上跳到行人道的欄杆上,球鞋下的板身卡在欄杆上滑行。

  滑行了一小節後自然著地,少年帶著一股疾風,淡出保安員的視線,奔往陽光燦爛的街道盡頭。
[ 繼續閲讀 ]


夢向 / 刀女審 / 本丸日常 / 無CP
➾ 惡搞 / 形象崩壞(?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|| 憤怒的審神者威力會提升十倍 ||





  全本丸都知道,審神者有一項直逼真劍必殺的技能——怒氣值能量條儲滿之時,能使出hit率達90%或以上的攻擊揍飛對手。



應用範例一:


  連續OT了幾晚的審神者,不但拖了一雙黑眼圈,臉上還盛開了兩朵小痘痘,完全陷入素顏喪屍狀況。

  「唉……這樣子怎麼見人哪……」她疲累地伏在工作桌上,壓住那份還沒剔完的任務清單。
  「大姐……不如妳先好好去休息一下唄,這樣會累壞耶。」
  聽得陸奧守吉行這麼說,審審內心感動,這傢伙木頭歸木頭,始終是關心自己的呀。
[ 繼續閲讀 ]


夢向 / 刀女審 / 俱利審 / OOC可能
✎ 算是這篇的後續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  「呀,這個好可愛喔!」太鼓鐘貞宗呼叫道,視線指向大俱利伽羅腰帶間那塊黑色底色、繡上可愛的公仔圖案的小御守。
  「哎呀,那不是澄醬送的嗎?」燭台切光忠挑挑眉,想起他們曾經跟這個圖案的公仔合照——就是審神者最心愛的那個娃娃。
  「喔喔,是主上送的禮物嗎?真好啊!」太鼓鐘毫不隱藏羨慕之情。

  大俱利一直沒有作聲,在他們說話期間,低頭檢查了一遍御守安然無恙,再拉緊繫繩,確保這小東西穩妥。整套動作,全程映入燭台切的眼底。
[ 繼續閲讀 ]



最新文章